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上一张 下一张
  • 1
  • 2
  • 3
  • 4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能源商学院 > 能源史话能源史话

矿区的大年

QQ图片20150512103818副本1234.jpg

杨受天,1936年6月生,江苏无锡人,汉族,中共党员,大专文化,高级工程师。
1955年8月毕业于淮南煤校(1963至1966年西安矿院函授部大专毕业);1955年8月至1958年2月任兰州工程处技术员;1958年3月至1959年3月任石嘴山矿务局一矿技术员;1959年4月至1980年9月任石炭井矿务局二矿副科长、矿副主任工程师、副矿长;1980年9月至1996年11月任石炭井矿务局动力处处长、局副总工程师;1996年11月退休。
 
 
在石炭井矿务局二矿,我从最初建井到建成投入生产,工作了二十多年。在石炭井这个山上生活了几十年。回忆在矿上工作的日日夜夜,历历在目,倍感亲切和愉悦。
煤矿的工作,从采煤、掘进工作面到顺槽刮板运输机巷、皮带运输机巷、井筒高倾角皮带运输机,一直到地面选煤楼选煤、装车外运,以及矿井提升、压风、排水、通风四大机械运转,井上下供电都必须安全。连续运转,环环相扣,某个环节稍有影响就会使整个生产停顿,甚至发生事故。
矿井工作是三班倒,早班和中班是两个生产班,夜班是为生产班做好准备工作的维修班,也叫准备班。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紧张而有序。
一年到头,只有过春节时,才能连续放几天假,让人休息休息,过个大年。那些年,煤炭紧张的时候,生产一线不仅不放假,还要放高产。放高产是这一天的产量比平时高许多,相当于大跃进时期的“放卫星”。一方面是多出煤,更主要的是新年有个新开局,新目标……不过节日加班是双班工资,那个年代对双倍工资大家还是比较在乎的。中国人对元旦不像春节那样重视,认为阳历年那是洋节,只有阴历年春节才是真正的过年。过年放假的也好,不放假的也好,除了传统意义上的一家人团圆,还能休息。因此,盼着过大年还是普遍的心理,从老到少没有不喜欢的。
宁夏矿区的大年,不同于宁夏农村。宁夏农村要在年前做好足够正月的各种节日食品的储备,炸年糕、■馍馍、杀猪宰羊……矿区的年货是准备好初七以前的肉类、蔬菜就够了。过了初三,卖食品、蔬菜的商店、小摊都开卖了。农村贴春联多在大年三十天黑前贴上。其内容主要是“天增日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粮满仓”;“和睦人家春常在,富贵门第福有余”之类的祝福丰收,预祝福至的吉祥语。
 
QQ图片20150512103818副本12345.jpg
 
矿区的春联,从大年三十清晨放过鞭炮就开始粘贴了。其内容除了新年有新运,一年更比一年好之类的词外,家家都有安全生产,吉祥平安的内容。祝福平安成了矿区春联的主要成分。这与那个时候矿上安全技术措施跟不上,工作面、运输系统装备落后,易造成工伤事故有关。大家企盼着,过年有个好开局。
大年三十的团圆饭,在矿区相当重要。平时,三班倒,因上班的时间不同,吃饭的时间也不一样,一家人很少到齐吃个消停的饭。辛苦了一年了,大年三十的这顿年饭,不仅菜准备得名目繁多,主要是人比较齐全。一家人坐在一起,敬酒祝福,因为放假了可以放开喝了。平时喝酒主要是防潮、驱寒、解乏,过年喝酒则是祝福、快乐。
喝完酒,准备饺子,迎接年的到来。三十晚上,不到十二点就开始由远而近的听到鞭炮声,由稀疏到浓烈,从声音就可以判断“年”来的时间了。鞭炮响得最激烈的时刻,那是迎春的钟声要敲响了。一家人吃着饺子,看着电视,听着鞭炮声,悠哉乐哉。
这鞭炮声,虽然随着新春到来后渐渐褪去,但人们的兴奋并未退去,有时候熬年睡醒后还听到动静,有一年石炭井一夜炮声未停。矿区人舍得花钱放鞭炮的这种习惯一直延续着,也许是为了驱邪,也许是为了预祝新的好运,或许是兴头上的事情。
由于矿区的人员来自全国各地,宁夏当地人初一不出门,不动刀杖的习惯,讲究也破掉了。初一早上,矿领导带着工会,机关有关部门的同志到劳动模范、工病亡家属、老红军、老干部、军烈属家拜个早年。大家都住在矿周围,有的住在平房里,有的住在小地窑,以矿为中心,半径不到一公里。一会工夫就赶回来了,准备接待矿上的社火队。
大年初一大清早,矿门前的高音喇叭就开始播送“春节序曲”、“金蛇狂舞”、“步步高”等喜庆乐曲。矿工会组织的社火队如秧歌队、旱船队和高跷队等也陆续到指定地点,队员们个个都浓妆淡抹,穿着鲜艳的彩衣,个个精神抖擞,集合在矿门前的兰球场上待命。大概八点半左右,矿长作了简单的新春致辞后,活动就开始了。这时候,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象征着新的一年矿里各项工作全面跃上新的台阶,预祝生产和安全取得更好的成绩。仪式结束后,社火表演就现场展开,尔后社火队开始出发到石炭井的大街小巷去表演。
这些社火内容丰富,名目繁多,也有气魄,十分红火。社火中除了具有宁夏当地传统文化的特点外,相当一部分是东北老区、山东、山西、河南、河北、安徽、甘肃、陕西等地特点的。这是因为矿区的职工家属来自这些地方,他们带来了各地年文化中的精品,大家融入在一起,显得矿区的年文化十分充实且热闹。表演的形式主要有耍狮、舞龙、高跷旱船、花和尚,大头娃娃、榔头车子、花鼓、腰鼓,东北大秧歌等几十种。
内容最丰富的要算是高跷。高跷中保留了古典戏曲人物装扮的各种角色。领头者,有老曹夫(《曹夫走雪》中的曹仁),和白蛇,(《白蛇传》中的白素贞)。《西游记》、《桃园三结义》等戏曲中的人物,这和宁夏农村一样。不同的是除了古代人物外,现代人物也粉墨登场,《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等现代戏中的人物,工农商学兵的形象特别突出。戴矿帽的矿工,扛着斧锯,背着伸柱器,脖子上挽着毛巾,穿一身工作服,特别引人注目。
秧歌队除了东北大秧歌外,陕北的秧歌,安塞腰鼓,既有生机活力,又招人喜爱,好像又回到了革命老区。他们不怕疲惫,不怕寒冷的表演为矿区增添了温度。
这些社火队的参加者都有熟练的功夫。他们在春节前的一两个月就开始排练,有时候是在星期天和晚上都还是坚持练习。虽然天气寒冷,但大家的热情却很高。各单位对活动也很支持,尽管年末生产管理各方面任务很重,但社火队抽调的人基本都能到位,离岗后的任务,别的同志也毫无怨言的承担了起来。社火队还有不少退休职工和家属,有的五六十岁的老同志还是骨干,他们不仅指导,帮助新队员,自己还是亲历亲为者,重要角色,“老将出马,一个顶俩”。
矿工会还组织春节游艺活动,内容极为丰富:猜谜、套圈、打兵乓球、下棋、打扑克、下跳棋等,各自根据自己的爱好和特点参加活动。大多数都是带着自己的家属、孩子前来凑热闹,一家人其乐融融,也增添了矿区的节日气氛。
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春节参加了乒乓球比赛,那时我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根据报名人数,在春节前抽时间进行了预赛。几经比赛,我有幸进入了个人单打决赛。比赛在大年初一的上午举行,地点在矿俱乐部的大舞台上。我的对手是采煤一队的技术员小邹。他是山东矿院的毕业生,学的是采煤专业,但是在队里却分管机电,所以我们也算是同行,工作天天打交道。比赛采用五局三胜制。我们都是乒乓球的业余爱好者,水平差不多,两人打得挺艰苦,一共进行了五场,最后也是两分之差,我得了冠军。还得了工会发的一支依金笔和一个绿色塑料封面上有丹顶鹤的笔记本,这是优胜者的奖品!尽管奖品简单,但对青年时候的我来讲,鼓舞很大。
那时的矿区缺乏文化娱乐设施,矿工业余生活比较乏味单调。能在春节亲眼目睹和亲身参加文体娱乐活动,这在当时是一件快事。它既活跃了矿区文化生活,营造了浓郁的节日气氛,使矿工放松了身心,又为来年安全生产做好了准备,蓄集了热情和力量。
直到今天,我已退休多年。但作为矿区文化生活一部分的矿区大年,使我至今记忆犹新。

上一篇: 一个煤炭建井工人的记忆

下一篇: 煤矿圆了我的作家梦(二)

协会简介 | 网站简介 | 相关法律 | 组织机构 |
Copyright © 2010-2017 宁夏能源协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银川市金凤区北京中路168号神华宁煤集团4号楼409室 邮政编码:750011 电话:0951-6971422 传真:0951-6971421